任正非: 一个国家的灵魂在于文化,在于哲学,在于教育 发布时间:2019-07-08 17:39:38 丨 阅读次数:1927

5月21日下午,华为创始人、CEO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央视《面对面》记者董倩的采访。对于这次专访,任正非更多地谈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。


当外界认为华为正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刻,为什么任正非反而要有点超然物外、一再地谈基础教育?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4149.jpg

01

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在于什么?

硬设施没有灵魂

灵魂在于文化、在哲学、在教育


记者:当外界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一个时刻,您反而有点超然物外要谈教育,教育还是您最关心的事情,为什么?


任正非:第一点我们从来没觉得我们会死亡。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,上面题词是“不死的华为”。我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,我们为什么要把死看得那么重


所以我认为我们梳理一下存在的问题,哪些问题去掉,哪些问题加强,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。一些高端的产品美国也没办法,因为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。


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,是关心我们国家。如果不重视教育,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。


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。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,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,基本上没有什么人。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,如果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,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,你的英文也不好,计算机也不好,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。


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,放大来看国家,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,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。

在1月17日,任正非接受媒体专访中,曾呼吁,把教育做好,国家才有未来。因此,要提高老师的待遇,再穷也不能穷教师,要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去当老师,让优秀的孩子愿意学师范,这样就可以实现“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”。


而四个月后的这次采访,他最想呼吁的依然是提高老师的待遇,再穷不能穷教师,让社会各界都来重视基础教育。


任正非: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


比如硬件、铁路、公路、交通设施、城市建设、自来水各种环境的硬设施,硬设施没有灵魂的。


灵魂在于文化、在于哲学、在于教育。一个国家有硬的基础设施,一定要有软的土壤,没有这层软的土壤,任何庄稼不能生长。


为什么别人不会提这个问题,我会提这个问题?


我们真正在科学技术上是领导这个世界的,我能看见我们科学家的工作状态。我只要一出国,到了任何一个研究所,每个科学家都争着上来讲他的方程,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些东西产生的结果。


比如他演示系统方程给我看,说这个将来毫米波可能会给人类提高一百倍的带宽,但是只增加两倍的钱。就是你多出两分钱,你就可以获得一百倍的带宽,所以穷人都能消费起了。


这些基础的科学走到这一步,如果没有从农村的基础教育抓起,如果没有从一层层的基础教育抓起,我们国家就不可能在世界这个地方竞争。


因此我认为国家要充分看到这一点,国家的未来就是教育。

在任正非看来,从华为遭遇美国禁令到近期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,实质是科技实力的较量,根本问题还是教育水平。


记者:您认识到了这样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,但是您企业再大也就是一家企业,您能为改变这个社会问题能做些什么?


任正非:因为我只是我能看到科学家的真实研究能达到的水平,达到这个水平的难度我知道。我认为要从最基础抓起,要尊师重教。能真正这样子,将来这个国家二三十年、三五十年有希望


这个二三十年人类一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,这个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,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。看得最清楚,他们才能打你这个出头鸟。他们没想到我们早有准备消灭不了,他们没想到。他们以为架起几门炮吓唬一个国家的时代,还是那个时代,可能误判了。以为抓起我们家一个人来,就摧毁了我们的意志这个也误判了。


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其实从今天抓起,如果我们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好多都是博士硕士了,这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去搏击,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,这才是未来


记者:任总,像您刚才所说的这一系列的问题,我们以人才为例会影响到华为公司未来若干年的发展吗?


任正非:不会。


记者:您有充分的人才储备吧?


任正非:对,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国网罗最优秀人才,比如我们在英国建芯片工厂,我们从德国招博士过去,德国博士动手能力很强。我们可以在新西伯利亚大学里面,把世界计算机竞赛的冠军,用五六倍的工资招进来。我们在俄罗斯提高了工资待遇,俄罗斯很多博士科学家就争着到我们这来工作。


记者:既然如此,您为什么要操一份也许在别人看来是闲心的心?


任正非:爱国,爱这个国家,希望这个国家繁荣富强,不要再让人欺负了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4335.jpg

02

如果我们的教育像日本、北欧、德国一样,我们国家还担心什么和美国竞争的问题?


在任正非的话语体系里,与基础研究一直相提并论的是基础教育。


他认为我国目前基础研究方面水平不够,和基础教育跟不上直接相关。为此,他曾自费请权威机构的专家进行中国基础教育状况的调查研究。


记者: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查?


任正非:我就希望我们国家繁荣富强,希望国家能实现自己国家的梦想。


记者:今天记者会上您特别提出教育,尤其是基础教育是国家层面要考虑的事情?


任正非:是党和国家的责任。


记者:但是您作为一个企业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研?


任正非:它有一个权威性,要做一个这样的报告中央会相信,而且他们调查了全世界的教育,他们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认识。


记者:为什么您是以您自己的钱资助他们去做这件事,而没有动用公司的钱?


任正非:我跟您讲我动用公司钱是集体的钱,这是要有流程和表决的,我动用自己的钱管不着。比如说我最近去了普洱,它把地方文化搞得很有特色,我那天看了一场一个村庄的演出,我很感慨。我说那我得送点什么呢,我就送你五台钢琴,我就发五台钢琴。


我给贵州省的捐献,大概有上千台钢琴了,也是我自己捐献的。我希望从青少年开始,就不要单纯就是数理化,应该有全面的思想的发展,奠定一个广阔的文化基础


任正非对于教育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,这和他在偏远地区做了一辈子教师的父母有关。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的遭遇,父母曾经叮嘱任正非兄妹“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”。


记者:您的父母曾经告诉您,一辈子不要做老师?


任正非:是。


记者:但是您回头看您这一辈子,几乎一直在关注教育为什么?


任正非:因为我父母是乡村教师,父母跟我们讲,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,对我们人生选择,你做啥都不管,但是今生今世不准做老师。我们印象很深刻,果然我们后来都没有做老师的。


但是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没有老师这个社会怎么办?问题就要改变对教师的政策。


所以我才说再穷也不能穷老师,就是说再穷也要对未来投资,就像我们战略投资一样,我们每年给大学那些教授支持的钱数额都是巨大的,说我有实力,是因为我对未来有投资。


如果我们国家对教育也是这样,教育是国家未来,如果我们的教育像日本一样,像北欧一样,像德国一样,我们国家还担心什么和美国竞争的问题?今年稍微不行,明年就出来几个优秀的人,就领着又冲上上甘岭了。


如果说我们的教师待遇不高,优秀的人都不愿意去当老师,那只会马太效应,越来越差越来越差。优秀的人愿意去当老师,只会越来越优秀,马太效应,就是这个效应,对吧。


记者:所以在您看来再穷不能穷老师和再穷不能穷未来是一个道理?


任正非:一样,我们可以讲,在日本一个小学教师,娶一个电影明星做太太,但以前是有名字的,现在我不讲这个名字了,很正常,觉得很荣耀,不觉得不荣耀。


当然我们国家七十年来有巨大进步,这三十年也有巨大改善,对吧,教师的生活也有大的进步,但是我们要看到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,他们是国家未来。他们担负着花朵,给花朵浇水的人。我们都不给花朵浇水的人一种事业心一种使命感的话,他就少浇两次水,花枯萎了,我们不就是一个乔布斯少掉了吗?


在中美贸易战升级,华为遭受明显不公正打压的当下,任正非对国家基础研究基础教育的焦虑愈加强烈。


任正非:修桥、修路、修房子,已经习惯了,只要砸钱就行了,这个芯片砸钱不行的,得砸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化学家,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,物理、化学、神经学、脑科学,各个方面努力地去改变,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站得起来。


记者:我们把这个谈教育的背景再放得宽一点,如果教育是这样的现状的话,我们怎么去面对现在以及未来很有可能持续的中美贸易争端?


任正非:我就觉得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还是科教,科技教育水平,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,但是开放一定自己要强身健体,强身健体的最终是要有文化素质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5000.jpg

03

所有一切失去了,不能失去是人

人的素质、人的技能、人的信心


记者:还有一个人们特别关心,外界有人说华为可能是从有公司以来现在是最艰难最危机的时候,您这么看吗?


任正非:不是,我们今年至少增长20%,每一个部门都跃跃欲试,我叫他们把计划报低一点,不然上头奖金就压你们了。


这是1月17日,任正非对华为形势的回答。在外界看来,相对于四个月前,华为目前的处境似乎更加艰难。


5月16日,美国当局以国家安全为由,将华为列入所谓的“实体清单”。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,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芯片等产品,因为高通、英特尔等美国企业是一直是华为的核心芯片供应商。外界因此担心,美国的禁令会对华为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业务板块产生冲击。

记者:当很多人知道我来采访您的时候,他们都希望我问的问题,华为是不是已经到了最危险最危难的时候?


任正非:不会,在我们没有受到美国打压的时候,孟晚舟事件没发生的时候,我们公司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:惰怠,大家口袋都有钱,不服从分配,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工作,是危险状态了。


现在我们公司全体振奋,整个战斗力在蒸蒸日上,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到了最危险时候,应该是在最佳状态了。

04

从来都是学生超过老师,

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


也就在华为被列入所谓的“实体清单”之后的第四天,美国商务部又发布了为期90天的“临时通用许可”,推迟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现有在美产品和服务所实施的交易禁令。而与此同时,出现了一些美国供应商开足马力,赶在禁令前加班加点给华为供货的现象。


记者:换句话说,华为有了90天的这个临时执照,您怎么看这90天,90天您可以做些什么?另外如果这个新闻是真的,这个90天又被取消了,您又怎么看待这种反复?


任正非:我觉得这90天对我们已经没有多大意义,因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就不需要90天,对吧。


但是借此我要来讲一讲,我非常感谢美国公司。这三十年来说,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,做出了很多无私贡献,教明白了怎么去走路,特别是在今天危机时代,正体现了美国企业的良心。


应该是前天晚上徐直军在半夜,我记不得了大致两三点钟,打电话给我,报告了美国企业的努力正确对我们的情况,我流泪了,我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。

记者:您第一句话就说要感谢美国,是他们教给我们怎么走路?


任正非:对。


记者:怎么能够成长,今天让您让华为公司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复杂里面有不公的,也恰恰是这个国家。


任正非:从来都是学生超过老师,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学生超过老师,老师不高兴,打一棒是可以理解的。


世界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是一对父子发明的,叫伯努利。伯努利这个父亲嫉妒自己儿子,在空气动力学上超过他,残酷地迫害他的儿子,他的儿子是他的学生。美国是我们的老师,看到学生超过它不舒服也是存在的,没关系,写论文的时候加一个名字,把它放在前面就行了,我放在后面不就完了吗?


记者:您准备怎么去面对未来,也许会长期存在的这个中美贸易冲突?


任正非:这本来就是可能长期,我们是准备打持久战的,我们没有准备打短期突击战,我们持久战越打,我们可能会越强大,我们渡过磨合阶段,产品切换磨合这个阶段,其实我们可能更强大了。


05

我从来不想当英雄


记者:美国压境的时候觉得您是民族英雄,您愿意接受这样的称号吗?


任正非:不接受,狗熊。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,我从来都不想当英雄。


任何时候我们是在做一个商业性的东西,商品的买卖不代表政治态度,这个时代变了,怎么买苹果手机就是不爱国,哪儿能这么看,那还开放给人干什么?


商品就是商品,商品是个人喜好构成的,这根本没啥任何关系。媒体炒作有时候偏激,偏激的思想容易产生民粹主义,对一个国家是没好处的。


记者:那您觉得您希望民众,现在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华为这样的公司?


任正非:不需要,希望他们没心态,平平静静、老老实实种地去,该干什么干什么,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对国家贡献,多说一句话,浪费别人的耳朵,对吧?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5535.jpg

  • 联系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学府路远建商务大厦18楼(莲花池公园对面)   联系电话:0871-65103799   传真:0871-65103799
  •   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云南长河教育投资集团有限公司  滇ICP备18006934号-1
  • 云南网监备案
    53010203403684
    网上报警